我与传奇那些事 – 原创连载,并非全游戏,更多是生活

墙上的挂钟的指针已经是晚上9点多,窗外依旧是灯火阑珊,这座城市巨大的活力,即使是窗外茂盛的梧桐树荫也无法遮挡得住。

二十年的时光,足矣改变你所熟悉的任何人和事。当一座座高楼平地而起,当年落寞的后街变得宽阔而车水马龙,当年人声鼎沸的论坛如今在网上早已经销声匿迹,那一座座充满了烟味的网吧,也变成了时尚的网咖。

当年飞扬跳脱的少年,也早已经是大叔的年纪。实际上仔细一想,早已经不去网吧多年了。

似乎,我们年轻的时候熟悉的那个世界,已经被彻底扫落在光阴的角落,唯有在春季的雨夜撑一把淡蓝色的雨伞,去城北的老城区,去那雨夜深巷里听着四周淅沥沥的春雨声,才能稍微触摸一下那个已经远去的旧时光!

当然,或许还有一种办法,那就是打开电脑,点击MIR2,那熟悉的画面,依旧一如既往。

是的,传奇,这个差不多已经20年的古董网游几乎伴随了我们这初代网民的整个青春,有着太多的故事了。

可惜过得太久,具体的时间线已经记不清楚了,那么,故事就从2000年左右开始吧。

我与传奇那些事 – 原创连载,并非全游戏,更多是生活插图

闲暇的时候找了这样的一张图,稍微PS了一下。我不知道能勾起多少人的共鸣。

毕竟我接触传奇的时候已经是初一的寒假,我记得那时候传奇已经是1.70的版本,好像是刚开六区,据说是开了赤月,就是没有见过,我就是那一年的冬天入的坑,进了六区三峡二,原因吗很简单,咱们这个县城的人,大半都是这个区的。

当年小屁孩,在学校学习成绩中等,算是一个不好不坏的学生。唯一值得骄傲的,就是咱还是咱们这所县城里重点初中的中等生,按照咱们的逻辑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重点中学的中等生去了其他中学,那都是尖子。

那个年代大家思想都比较单纯,再说那会自己还小,哪来什么攀比之心?更不可能想到这些。

最多就是家长跟朋友聚在一起闲聊的时候,不可避免的说到自己家孩子的时候,多唠叨几句罢了。

家里小孩成绩好的家长当场喜滋滋,家里小孩成绩比较不眨地的,或者学校不行的,大多数装作云淡风轻,实际内心骂卖批,回去对着孩子轻则一顿怼,重则皮带炒肉丝。

至于补习班?不存在的,那个年代民间教育机构尚处于空白状态,最多是孩子的任课教师兼职,周末赚外快的补课罢了。

得益于从小成绩还算不错,加上重点初中这个名头,爹娘老子出去跟朋友聚会,恭维的话自是少不了。

因此对兄弟我的管束并不严格,这直接导致了当年的我时间还算宽松自由,放假期间写完了寒假作业,就可以呼朋唤友到处去晃荡。

俗话说的好,什么人交什么样的朋友。像我这样的,其实在真正好学生的眼里,那就是妥妥的学渣,没有什么交集的。所以一到放假一起玩的,大抵的差不多的几个同学,譬如A君,B君,C君,至于我,就叫B哥吧(这里为了简化,且如此罢,再说都是普通人,写不写名字都一回事,就不纠结了)

2000年左右南京辖区下的某个县城,虽然大抵还是80年代老照片上的光景,人民商场百货大厦一应俱全,但那高大的电信局信号塔,路边停着的桑塔纳汽车,以及河滨花园800一平,拎包入住的大幅广告宣传画却在提醒着我们,时间已经迈入了二十一世纪。

然而只需要一场雪,就可以把南京变成金陵,就连我们这个小县城里的雪花,都打着转从梧桐树的枝丫间飘落,现在想想,真的是一种只属于那个年代的,朴素的美。可惜当年还小,哪懂得欣赏这些。

下午我一进蓝色地带网吧,就听见A君他们几个在网吧里面吼。我一听赶紧过去看看什么情况,不会是要打架?

说起来不怕大家笑话,20年前的社会治安比现在是差很多,受古惑仔这电影的影响,那时候的大男孩以陈浩南山鸡这帮人为偶像的,加起来手拉手估计能从北京拉到上海去。

正常遇到事情,都是一言不合就开干的,没那么多废话。兄弟我虽然算是半个好学生,但这类打架的事情,一年总要有那么一两次。

等我拨开人群一看,老子当时就火了。

A君掐着一个小学生的脖子,把他按在键盘上狂吼,B君C君在旁边愤怒地瞪着几个小学生,旁边围了2圈人,几个叼着红塔山,染着黄毛的小痞子,还有一个30来岁大哥模样的光头混混挤在观看打架的VIP位置看的津津有味。

不用说,我也知道这帮小学生是干嘛的 - 就是盗号的。可能各位看官就要说了,切,吹牛!盗号那是要植入木马程序,记录键盘活动才行的,这几个小学生看上去四五年级,怎么可能?

你要这样说,我只能说恭喜你朋友,你暴露年龄了。因为你至少是个95后还很年轻,没有接触过这种事。

那个年头大家都是刚接触电脑,用汉语拼音ABC输入法打字都费劲,打几个字都要在键盘上找一会,怎么可能会这种高端技术。那时候盗号,都是靠记性。

是的,你没看错,就是记性。几个小学生分工合作,在你登陆传奇账号的时候在后面进行速记作业,譬如站在你左边的记你的字母,站在你右边的记你的小键盘数字,事后几个人一比对,账号密码基本上就出来了。完了第二天一上号,保准你浑身光溜溜不说,就连仓库里面都是空的,金币更是为0,一个都不剩。

A君就着过道,一个法师给扒的光屁股,什么东西都不剩,金币更是为0,后来知道这套路之后就特别留心,没想到今天还真抓着了。

你别说,这小学生虽然被抓,但一点都不怵,还挺横,A君直接问他上一次是不是他盗的号,那小学生直接反问A君:你知道我的哥哥是谁?

这话一说,要是平时,那就是得先冷静下了,这小子这样说,基本上都是有后台的,指不定后面就是一个混的好的大哥。哥几个那会还没有拜山头,正常遇到这样的事情,基本上都是会认怂的。

但这也要看情况。这是什么情况?这会儿离A君的25级法师号给扒的光光的最多十来天,火头还没消,更何况这小子的话在A君听起来就是默认了盗号的行为,那还有什么说的?

要打出去打!

这会儿蓝带老板来了,是个女的,三十来岁胖胖的,脸上坑坑洼洼,我们私下面给她起了个月球表面的外号。

老板担心我们把机器给打坏了,赶紧上来拉,咱哥几个也是懂事,给三个小学生拉到外面就是一顿胖揍。至于打得过打不过这个问题是不用考虑的,我们那会都十三四岁,打他十来岁的小学生,那不是22级重盔战士砍僵尸一样,随便打?

甚至于微胖的B君打到兴奋的时候,还模仿传奇战士出攻杀剑术的时候,喝啊喝啊的叫了几声。

打完之后,三个小P孩没敢说什么。咱们哥几个也进网吧,继续战斗去了。

那时候的传奇不像现在,除了有数的几个大服,像什么原始,百度,老永恒,还有边界村传奇这些个大服可以一进去人山人海,其余的不是假人就是没人之外不一样,那时候进去你永远不要怕没人。你头疼的事情,就是玩家太多。

别的不说,就说边界村的鸡啊,鹿啊什么的,都是一刷出来活不过3分钟就要被屠杀的角色。

为何?因为人多啊!因为能够挖肉卖钱呗!

那会儿,咱们蓝带F4已经玩了2个多月,渡过了这初级的新人阶段,基本上是在僵尸洞一带混迹。几个人登号,互相交易超药(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印象,负重满了的话,是可以超重的,不过需要交易,这个现在想来,其实也算是卡BUG,但的确是玩家的福利)之后,一路跑到了矿区B二层。

这里可能有看官会问,为什么不去矿区东部,然后下尸王殿?

对此我只能呵呵,还尸王殿?你下去能站得住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早就被大行会给包场了,一个个30大几级,甚至40级的战士道士都没有半月,狗书,都住在尸王殿了,我们这4个20七八级的菜鸟,还不够人家随便出来一个打的。

所以干脆选择了矿区B二层。

矿区B二层,当年人山人海的地方。

我与传奇那些事 – 原创连载,并非全游戏,更多是生活插图1

至于为什么选这里也很简单,第一个是够深,来的人相对少一些,至少不是节假日的话,不会出现人比怪多的情况,还有一个就是这里偶尔会刷野尸王,运气好爆一个什么,那不就发了?

那时候我是一个27级道士,正在努力冲29,争取早日能够召唤七级骷髅。A君是法师,B君也是法师,C君是战士。咱们四人组一路从上推到下,从下推到上,期间也遇到几个跟我们一样的,三三两两的小团体,还有一个单练的道士,预计这地图有十来个人。不过都相安无事。

这不是废话,打架打的是什么?是钱。一瓶强效金创药/魔法药就是625金币,一包药就是几万块,见人就打,那绝壁是土豪,是老板,我等穷学生是万万不敢的。同一地图的人应该都是抱有同样的心思,大家很默契地避开了各自的区域,默默打怪。

当然,这种微妙的平衡,在有的时候是会被打破的。譬如说某个玩家装备特别好,但被怪物追的还有小几十的血的时候,你能忍住不给他一张符/一道雷电术?

不过这种情况很少。更多的一种情况是抢BOSS。

差不多这样刷了1个多小时,清理了十来波怪物之后,我听C君在那边喊,尸王刷他们那边了,他们在打尸王!

当时我们4个就走不动路了,也不打,就站在那边看那个小团体打,那个小队3个人,1道士2个法师,跟我们差不多等级。

这种野尸王,基本上是半小时一刷,这个地图我们哥几个从22级就开始混迹到现在,打的野尸王也有好几十只了,基本上都是爆点药,所以对此仅仅是观望,抢一下的心思是没有的。(这里说点题外话,那时候我当然还没有做GM,从事传奇这个行业,还不知道怪物在传奇的数据库里面可以分为尸王,尸王1,尸王8这种,譬如1就是爆药,尸王1就是未知暗殿那种尸王,尸王8就是大爆,爆书爆装备的那种尸王,不过游戏里显示却是一样的名字,但还是知道某些尸王会大爆的,不过基本上都刷在尸王殿罢了)

2法师1道士,加上红绿毒,自然打的很快。半分钟不到就消灭了。尸王嗷呜一声倒地,地上一片闪光。

卧槽!大爆了!

A君大吼一声直接爆裂火焰开路砸上去,人也在随机地朝那些发光的闪光上面站。

那时候,爆出的东西是没有显示的,装备能够显名,我记得是这个冬天过完年,出来赤月霜枫外挂之后的事情。那会都是鼠标一个个点在亮点上看名字。

尸王大爆,这是咱们蓝带F4玩传奇以来,碰见的头一遭。虽然不是自己打的,但心情依旧激动,那会我脑子里面都是嗡嗡的,估计他们哥仨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起就往上面站,那B君还不忘大喊:啊啊啊!不要站红黄蓝颜色的,那是药,是药啊!往没看过的东西上面站!

那三个哥们一看大爆了,估计当时也是激动的不行,正准备收获战利品呢,没想到杀出来4个恶客,一言不发就站在爆出的东西上面不走,就等着捡取保护时间到了。

当时盛大捡取保护时间,差不多是一分钟。那一分钟的时间里,咱们蓝带F4的肾上腺素急剧飙升,每个人脸上都激动的发红,我的F1键都给我按出了声音,A君B君更是把爆裂火焰雷电术都快按烂了,玩战士的C君则是一个劲的狂按药。当然,我们几个也得按。

顿时一顿咚咚咚,就差脸滚键盘了,那造型估计跟现在网吧里面打LOL的青铜渣差一个人头五杀的时候差不多。估计对面三位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 - 虽然我知道,我们与他可能相隔千里。

这一分钟很漫长,当时四个人几乎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,一通狂打,得益于还算充足的药量,以及小僵尸不时爆出的小太阳水,咱们7个人都活到了大战的最后。

不过你以为这就结束了?天真!

结束之后自然是一顿狂打,最后的结果是我方付出了我跟B君的代价,团灭了对面的三人组。

这一通好打之后,虽然胜了也是惨胜,药也消耗的见底,需要回城补给了。

咱们几个就直奔比奇各大商店,一通卖卖卖,修修修的时候,我忽然发现我的包袱里,多了一个绿色的东西。

啥玩意?

我点上去一看,竟然是一个之前我从未拥有过的装备 -祈祷头盔 防御3-4,魔御1-2,魔法0-1

我与传奇那些事 – 原创连载,并非全游戏,更多是生活插图2

我清楚地记得,就在前几天我们行会里面有一个老哥打了一个普通的祈祷头盔,卖了400W。

这个魔法0-1的祈祷头盔,那又值什么价?

当年这玩意,可是天价

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

------ 20年老玩家兼老G,每天闲来无事上来写点,权当消遣,各位看官喜欢的话,欢迎追更!

免责声明:

本站提供的资源,都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。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,我们不保证内容的长久可用性,通过使用本站内容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本站无关,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/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软件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侵删请致信E-mail:1411156739@qq.com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打赏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