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

说实话,感觉在过去两个月里,我无数次在 B 站见识到了理科生的「浪漫」。

前有 up 稚晖君的自动驾驶自行车,够硬。

后有 up 奶味的手搓 CPU,够肝。

还有刚刚毕了业的何同学,将满天繁星化作毕业祝福,够温暖。

然后,周日窝在床上刷 B 站的时候,偶然间刷到了一个视频,标题是「18 岁,200 天,造了个机器人」,作者是 up 凌十七,一个简单又不简单的 00 后。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

不一样的内容,一样的感动,说实话凌同学的视频,又一次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是理科男的罗曼蒂克。

有想法的凌同学

好吧,一开始就说了凌同学他自己搞了个机器人,什么样的机器人呢?

你瞅,就是这么个能跟随、能跑、能装东西、能拉着走,关键还能坐人的跟随机器人。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1

看着是不是跟个拉杆箱似的,甚至很普通,但你要知道,脑子里蹦出做一个跟随机器人的想法,并随之付出行动的凌十七,那时只有 18 岁。

起初他只有这么一张构想设计图,与其说是设计图,除了外型约等于没有。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2

所以,他要面临的是复杂的建模,嗯,虽然看不懂,但能感觉到难度: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3

还有自己制作外壳、焊接框架、拧螺丝做拼接: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4

为了给跟随功能的传感器安排上二维激光雷达,重构多遍的解包算法: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5

为树莓派注入灵魂的 Python 代码: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6

凌同学从 2020 年 8 月开始设计,10 月份动手制作,结果却在 12 月的时候,在拍摄视频过程中意外损坏。

直到今年 4 月,修复更新好的跟随机器人才再次重启。

而整个开发过程并不顺利,一个问的解决,往往伴随着更多问题的诞生。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7

可以说,是在凌同学前前后后耗时 9 个月的摸索下,才让这个小家伙和大家见面。

何况机器人本身的样子并不丑,或者说意外很有美感:

凌同学给它起了个名字,「小 D」,不是小弟的 D,而是 Devil 的 D。

萌萌的机器人与 Devil 名字之间的反差,源于他听过的一款恐怖游戏的 BGM。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8

但这并不是凌同学拍脑袋决定的,而是从一开始,制作小 D,仅仅为的是给自己的视频提供一个素材。

没错,在一开始的设定中,小 D,只是个影视道具。

凌同学的光

在最初的剧本里,凌同学的想法大概是这样的:

他讲的是有一个被主人创造出来的跟随机器人小 D,意外有了自己的思想,更逐渐有了反抗主人的苗头,可这一切没能躲过细心的主人,被发现的小 D 反抗失败被一刀 KO 的故事。

所以小 D 作为影视道具,只要能保证正常遥控,演好属于它的戏份就行了。

但随着凌同学的设计制作,看着小 D 从无到有,看着它像婴儿学步一般蹒跚。

跟在小 D 后面的凌同学有点不甘心自己一手制作的小 D,仅仅是个视频里的道具。

按凌同学的话说,如果有一天人们可以放心把背后交给机器人,甚至互相引导,携手共进,那该有多好。

或许在凌同学的潜意识里,那段修复 bug,优化代码,看着小 D 跑起来的时间,才是凌同学最快乐的时光。

他再也没有把小 D 当成影视道具,而是认真的开发它,完善它,一心想着把小 D 从那张设计图里带到这个世界。

我知道,可能有小伙伴会说,弄出来这么个玩意,不仅创意不够,和市面上的跟随行李箱比更非实用,到底能有啥意义。

Whatevery,对 18 岁的凌同学来说,机器人可是那束光。

200天,这个18岁的up主造了个机器人插图9

而开发小 D 的过程,就是他的意义。

视频的最后,会玩树莓派,会焊接,会特效,也会钢琴和小号的凌十七,献上了一曲林友树的「ROBOTICS; NOTES」。

为他耗时 9 个月,拍了 2TB、400 多段的素材,20 多个的特效镜头,无数的努力,无数的摸索画上了句号。

凌同学所要的是什么?是指望这个视频取得多好的成绩?指望自己设计的剧情搏得大家的欢心?

no,no,no,凌同学想要的,其实是与机器人结缘的梦想。

从小 D 出发,让自己有了方向,有了心里那个锚。

就像他视频里说的那句「也许在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,它都会是我最骄傲的作品」。

所以,我相信,哪怕这个视频无人问津,他也绝不后悔。

因为凌同学,有了光。

总结

其实看这个视频最让我感动的,或许是焊接时蹦出的火花,或许是注入灵魂时敲的代码,但有一个镜头我记得格外深。

凌同学摸着小 D 的屁股,说了句「走,我们回家」。

我一直觉得在追梦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坚持,所迸发出来的温暖,才是理科浪漫的绝对内核。

这一点,比什么都重要。

说实话,我还有个槽要吐,就是在凌同学为小 D 实现的跟随功能,注入的其实是 250 行 Python 代码。

当时看到那儿的时候我就在想,你说那么多 Python 广告,要是能这样聚焦且大方地告诉我们,一门编程语言到底能实现什么有趣的事情。

而不是以各种噱头来骗取不明真相的小伙伴们的信任,大家可能也不会那么反感了,害,一言难尽。

哦哦,对了,看完凌同学的视频,我除了三连(这几个月大概是我投币最频繁的日子了),还从某东入手了个树莓派 4B。

没准哪天,我也能来玩浪漫了。

不过大家可别期待,以我 3 分钟热情,7 分钟摸鱼的性子,这个小东西没准哪天就放到角落里吃灰了。

写到这,突然好羡慕他们。

免责声明:

本站提供的资源,都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。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,我们不保证内容的长久可用性,通过使用本站内容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本站无关,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/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软件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侵删请致信E-mail:1411156739@qq.com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打赏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